蒜泥白肉🐖

[盾冬][G] Just a Ghost Story 03

Imbrian:

*#盾冬# 全文下載版


*半AU/ Ghost!Bucky/雙盾出沒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正文開始




翌日,是Steve Rogers回到布魯克林以後接手打理他們街角那間小店的第一天開幕。他把店收拾乾淨,也把貨品都上到架上,兩扇窗都擦得光亮,能夠清楚地看到外頭,當然能清楚地看見Bucky,不過Bucky沒穿著那身軍裝,反而是那身藍夾克。




覺得奇怪的他推開店門,確定一旁沒有路人後,有些困惑地平視著Bucky,「你看起來和平常不大一樣,Bucky,你有想起什麼了嗎?」




被這樣一問的鬼魂抬起頭,視線朝上看著眼前的紅磚公寓,「⋯⋯我的確想起了一些事,我想起來以前這裡看起來不像這樣,樓房不一樣,門口位置也不一樣。」




「關於這點,以前我媽說過,這裡的房子六零年代才建起來,以前的公寓拆了,雖然看起來用磚砌,但只有外牆做做樣子,裏頭都是鋼筋水泥。」Steve望著若有所思的鬼魂,「我很抱歉,忽然發現這件事一定很難受。」




「不,其實我早就知道了。」Bucky攏了攏肩上的長槍背帶,「我記得的事,無論是在世或是死後,很多事情都混在一起了,有些事我以為我不記得了,只是沒有想起來罷了。」他就像是墜入十里迷霧中,要費盡心力才有辦法把事情兜在一塊。




「我想你在這裡是在等Steve。」如果Bucky本來不住這裡,那麼合理懷疑這裏住著的應該是那個他想見的人,「他以前住在這裡。」




「⋯⋯這是樓梯下來的地方。」指著自己站著的位置,鬼魂低頭笑了,「他就住在樓梯上去後的第三間,他把備用鑰匙放在花盆底下,但他自己總是不記得,有時候還會忘了把鑰匙擺回去。」看著自己的鞋尖,Bucky幾乎可以憶起他輕輕踢開花盆時的聲響,「他穿著他父親的舊外套,不合身又褪色,可是那是他最正式的外套。」




Steve不想打斷對方,但當Bucky回憶時露出的笑容,他也無法發自內心為對方感到快樂。




那個Steve肯定已經死了,就算還活著也垂垂老矣,也許早就不記得Bucky、也許埋骨異鄉別的戰場了,無論Bucky對對方抱持著什麼樣的感情,這份感情從來都沒有希望。




那無論Bucky的情感多深,終究是一條死路。




沒忘記自己承諾過要幫Bucky找出這個傢伙,再不樂意也只能擠出另一個問題,「⋯⋯Steve也上戰場了嗎?」




「沒有。」Bucky倒是很快就回答了,幾乎不假思索,但說完以後他又臉色丕變,「我記得他還是想要加入軍隊,我不知道怎麼阻止他。」




「所以他想加入但沒成功?」




「他太瘦小了,而且他有猩紅熱病史、哮喘⋯⋯」還有好多病,Bucky沒說完,輕輕地搖了搖頭,「他試了好多次,我知道我走了以後他還會再試。」忽然睜大眼的鬼魂看向了金髮青年,「我不能確定,Steve⋯⋯如果他上了戰場而我不在他的身邊⋯⋯」




Steve很快就知道自己能夠幫助Bucky的第一個任務是什麼了,找出這個『Steve』究竟是不是上戰場去了,這不會太好找,不過Steve有個朋友能幫上忙,人在佛羅里達的Sam,他的雙親都在退伍軍人協會的佛羅里達辦事處工作。




壞就壞在,Steve得要有個姓氏,就算有個姓氏也不夠,畢竟照Bucky所言這個傢伙還會捏造身份去參軍,如果最後他不是用了本名進了軍隊,那就算Bucky想起了『Steve』的姓也沒用。




「他可能會捏造資料,但名字未必會造假。」Bucky有些無奈地坐在Steve眼前的櫃台上,這是他第一次在Steve面前表現得像個鬼魂,輕飄飄地毫不受地吸引力影響就落在了到Steve胸口高度的櫃檯,「只是他的姓氏⋯⋯」




讓Bucky去回想那人的姓氏,Steve則是拿起櫃檯的電話,先前太久沒付錢都被斷話的號碼,在他向外祖家借了一點錢付清欠費後終於復話。專心想著Sam的電話,全然沒注意到Bucky在他身後穿過了牆又穿了出來的舉動,金髮青年忙著在轉號碼盤撥號。




電話接通時是一位親切的女士,「哈囉?」




「妳好,Wilson夫人,我是Steve Rogers,我能和Sam說話嗎?」




這時毫無預警從他身後穿出來的Bucky一臉驚訝地看著Steve,等著Sam過來接電話的金髮青年用嘴型反問對方怎麼了,但鬼魂只是看著他半天沒說話。




「——Steve,見鬼了,你跑去哪了?」接通電話的好友就是一陣痛罵,「不留隻字片語就跑掉,你算得上朋友嗎?」




「嘿,Sam,我很抱歉,你稍等我一下。」摀住話筒的Steve看向鬼魂,「到底怎麼了?」




「Steve,你的姓是Rogers。」Bucky極其困惑地歪著頭,「而我記得他——他的姓氏也是,他也叫做Steve Rogers。」




「我的名字也不算是多特別。」他的高中裡也有一個Stephen Rogers,雖然拼法不大一樣,但對方平常也叫Steve Rogers沒什麼好稀奇,重新回到電話中,Steve深吸了一口氣,「我知道你肯定會生氣,Sam,但我真的想請你幫我一個忙。」




那頭的人嘆了一口氣,不過仍舊答應下來,「⋯⋯說吧,這還真是稀奇的事,我盡量幫。」




「我有個名字,Steve Rogers,布魯克林,他應該是1910年之間的人,可能有打過二次世界大戰,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資料。」




「你開玩笑吧?這是什麼漫畫題材嗎?」對方難以置信地反問,「Steve Rogers?你的名字的那個Steve Rogers?」




「我不知道,可能是Stephen Rogers、Stevenson Rogers或者是Steven Rogers,誰也說不準,這不是什麼漫畫題材,這是——」抬起眼看向Bucky,Steve清了清喉嚨,「——你知道的,Bucky,這是Bucky想找的一個人。」




「他找這個人做什麼?」知道Bucky是誰的Sam Wilson理解了一向好強的Steve怎麼會忽然找上他幫忙,「這人都老得可以當他祖父了,是他的筆友嗎?」




「他祖父的戰友。」Steve心裡一邊為自己說謊向朋友道歉,一邊胡謅一氣。




「好,我晚一點跟我老頭到協會一趟,我去查查,但是結果可能很多,到時別失望⋯⋯」像是想起什麼,電話那頭忽然調侃地開口:「替我『問候』Bucky,你這傢伙。」




「怎麼了?」見Steve紅著臉把電話掛斷,Bucky以為他生氣了,「Sam Wilson不願意?」




「沒事。」想起Bucky方才從他身後穿出來的青年,忍不住細細凝望著眼前的鬼魂,「只是,你真的是鬼⋯⋯」




被這麼一說的Bucky忽然笑了,「其實我也沒什麼感覺。」望著自己剛才穿梭的牆壁,「但如果說是牆的話,想要穿過去並不是難事。」




「你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?」手在空中比了比,金髮青年好奇地追問,「譬如說飛起來、浮在空中?」




「我從來沒有飛起來過。」但沒有軀體的確想要坐到什麼地方都不是難事,「最大的差別還是在於我沒有實體,所以我感覺⋯⋯」Bucky試著回想自己活著的時候究竟都是什麼樣子,但想了片刻還是放棄化成一聲嘆息,「⋯⋯事實上我不記得活著像是什麼樣子,但你不在的時候,我感覺沒有像現在一樣那麼自由,也沒有其他的人會發現我⋯⋯」




「所以因為我在你才會動?」他不想沾沾自喜,但聽起來Bucky就是這個意思,有些靦腆地撓了撓自己的臉頰,「我真的不懂,Bucky,對你來說⋯⋯」




「我想,也許這世上每一個鬼魂都注定會遇上一個能夠看得見他的人。」Bucky看著那個有些害羞的大男孩,他不由得笑了,「當然,看得見我對你而言未必是好事——」




「不,Bucky。」倏地打斷對方,Steve直直地望進鬼魂那雙飄搖不定的眼底,「真的,別開玩笑了Bucky,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,我只有你。」




其實男孩從來不曾一無所有,鬼魂沒有糾正他,但仍舊忍不住凝視起那雙堅定地望著自己的藍眼睛,從小這雙眼睛都是這樣望著他,從來沒有一瞬移開、從沒有一刻畏懼、從沒有一次懷疑——




——懷疑眼前的鬼魂,根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。




「我得去洗澡。」氣氛變得有些僵硬,Steve指著店裡後頭的起居空間,那裡雖然不大,但除了一間有上下舖供他和父親分睡的小臥室外,還有一間廁所,他們裝了水管,一般就用水管簡單沖洗。




「你知道,Joseph很需要你。」在他為數不多進到店內的時候,他見過男人極其狼狽地倒在馬桶上大吐特吐,「我真的很希望我能夠替他找到你的母親,但我不覺得鬼有這個能力去見到其他的鬼魂。」




「所以你覺得其他的鬼魂都去哪裡了?」外頭西斜的日照,拉長了街道上所有人事物的身影,「他們去了天堂嗎?還是地獄?」




「我不知道,這完全不是一樣單憑想像便能夠得到答案的事。」掛著溫柔的微笑,鬼魂看著其實也沒有真正走出喪母之痛的少年,「但我很想知道,所有人死後,如果停留在所愛的人身邊,究竟算是天堂還是地獄?」




「如果你在那個Steve Rogers身邊,你覺得是天堂還是地獄?」在他意識到這個問題有多失禮之前,問題就先脫口而出了,「⋯⋯我很抱歉,Bucky,你不需要回答。」但話才說完,少年又忍不住抬頭看向真的沒打算回答的鬼魂,「你愛Steve Rogers,所以才捨不得離開嗎?」




被眼前之人這麼一問,Bucky沒做多想就先回答:「那時候如果你喜歡同性,那是犯罪。」




他的回答既非否認,也非承認,Steve皺起眉,「所以呢?Bucky,現在那已經不是罪了,更別說現在就算你承認了,沒有人能夠拿你——」他怎麼會那麼傻,Bucky怎麼會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危,「——所以Steve Rogers也是愛著你的?」




「愛我,不,Steve他——」飛快否認的鬼魂抿起唇,思考許久以後才淡然地回答:「——我想他並不愛我,至少與我愛他的方式不同。」這些對於Bucky來說真的太久了,而他活著的時候,也沒有真正去想過他們之間的感情算什麼,又他對Steve的感情是什麼,「但我想你是對的,我的確愛著Steve,我知道我們不會在一起,可是我還是愛他。」




「⋯⋯真是個幸運的傢伙。」Steve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好半晌,遲遲不願看向望著他的Bucky,「真是個幸運的王八蛋⋯⋯」




「你也會罵髒話?」Bucky不由得笑了,「這沒有什麼幸運的,他認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,但我的友情卻是有條件的,我甚至不是一個真誠的朋友。」Bucky說著說著忍不住苦笑,「當我對他好的時候,我免不了在心底希望他能察覺到我對他好是因為他對我有多特別,但我又同時希望他沒有注意到,因為我怕一旦他注意到了,我們的友情就會劃上句號。」




「他當然是幸運的王八蛋,Bucky。」不甘願地把視線挪回到眼前的褐髮男人身上,Steve Rogers輕輕搖了搖頭,「他對你的情感完全沒有察覺到一絲一毫,滿腦子想著的是上戰場去衝鋒陷陣,無視你的擔心,也沒有發覺你的情緒——」




「——我猜我藏得不錯?」輕聲為故友辯護,Bucky正想再說什麼,卻又被Steve打斷。




「你藏得糟透了,Bucky,不然你覺得我怎麼會猜出來?」金髮青年有些煩悶地轉亮了櫃檯的燈。




這時店裡剛好遇上下班返家的人潮,客人不時進進出出,Steve也埋頭收錢和不時去整理貨架,一時半刻就好像他看不見Bucky一樣。




Bucky覺得自己就站在Steve的面前,但對方卻對自己視若無睹的滋味難受得很,忍不住穿過櫃檯,走到Steve的背後。只是櫃檯內的空間很小,他雖然半個身體嵌在櫃檯裡頭,還是露出了半個身體緊貼著Steve。




這麼一忙得要忙到八點,才因為準備關店靜了下來。




Steve知道Bucky去了後頭,但他沒想到Bucky就在他身後,陡地一轉身就對上了對方藍灰色雙眼,他保證他的鼻樑擦過了對方的,只是Bucky沒有實體他才沒有感覺。




而他試著不去想他的唇是不是也擦過對方的⋯⋯




清了清喉嚨的青年側過了頭,有些漫不經心地整理著零錢匣,「Bucky,我覺得他是個幸運的傢伙,不單只是因為你對他的感情那麼深厚,而是⋯⋯」把跑錯地方的零錢們放回它們分別應在的軌道上,Steve低道:「而是因為儘管已經過了這麼多年,你連自己都忘了,他的名字也忘了,你仍舊記得你愛他。」




鬼魂盯著他整理收銀機的動作,緩緩地飄離開櫃檯內,「⋯⋯我得承認,飄了幾次以後,原來當鬼也不錯,不知道為什麼我之前到哪裡都還是用走的。」說了幾句不相干的話,鬼魂注意到Steve Rogers露出的無奈的苦笑,「⋯⋯我愛他這件事,似乎很讓你困擾?」




被忽然這樣一問,青年停下手裡的動作,看著明顯像是在等著他開口的鬼魂,他不由得理直氣壯了起來,「我當然困擾,Bucky,如果他是你在人世逗留的原因——」Steve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「——對,也許他是你在人世逗留的理由,好,也許我應該為這個理由感謝他,但是對於一個喜歡你的人而言,你愛他這件事當然會讓我困擾。」




雖然喜歡一個人已經是太過久遠的事,但Bucky當然看得出來Steve喜歡他,因為Steve並沒有意思隱藏,他嫉妒過去那個Steve Rogers時是那麼明顯,可愈是這樣,對Bucky而言他愈是為Steve擔心,他畢竟已經不在人世了,人鬼殊途,只是現在告訴一個年僅十七、八歲青少年打消這個念頭,反而會讓Steve更執著,「我是個幽靈,這樣也沒有關係嗎?」




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,Steve看向Bucky,對方此時也露出有些難為情的模樣,急忙開口:「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幽靈。」




「但你還是喜歡我。」Bucky嘆了一口氣,這事就連身為鬼的他也很難理解,「有時候就連我也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只存在在你的幻想中。」




「如果你只存在我的幻想中,我就不會查到你在107步兵團的事。」Steve記得自己第一次看見James Buchanan Barnes這個名字時有多激動,雖然上頭記錄沒有寫明JamesB. Barnes的B是哪個名字的縮寫,但這一點點薄弱的證據,一個什麼也證明不了的人名,卻讓當時幾度要被醫生說服Bucky只是幻覺的自己知道,Bucky真實存在。




「Steve,我已經存在太長的時間了,我永遠都會是現在這個樣子,忽然消失不見,記憶也七零八落,對你來說這樣的我⋯⋯」活著的時候他知道自己為什麼受歡迎,但作為一縷幽魂,他不知道Steve喜歡他什麼,「⋯⋯對你來說這樣也無所謂嗎?」




其實不可能無所謂,Steve一直都知道,他也會希望能夠碰觸到自己喜歡的人,也會想要與對方親密地接觸,伸出手——當他在佛羅里達的時候,Steve非常渴望能夠見到Bucky出現在他外祖家的門口,就像以前一樣看著他放學回來,對他搖搖手打招呼——現在Bucky已經近在咫尺,他如果還想要更多,他會覺得自己太貪心了。

评论

热度(103)

  1. 蒜泥白肉🐖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存文小仓库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