蒜泥白肉🐖

【盾冬】布魯克林的小伙子

是甜餅吧 我自己是覺得甜啦 可能會接著寫吧 可能
時間大概是Bucky在瓦坎達解凍之後 還沒裝手臂

-

'沙...'

Bucky下意識的睜開眼。他以前不是那麼淺眠的,至少在軍中沒那麼嚴重,大概是一些後遺症,他想。

"噢Bucky,抱歉吵醒你了。"

一轉頭,是熟悉的金髮"Steve?"

"嗯,是我。"拇指揉著Bucky的眉間,想撫平皺折。

"你在做什麼?"

"我只是想畫你睡著的樣子,沒想到會吵醒你..."隊長瞥瞥腿上的素描本一臉歉意。

捏捏隊長放在自己額頭上的手,想告訴他沒關係"你該考慮Natasha的意見,用拍的會快的多...而且你不用摸黑畫圖。"

"我知道,可是我想用畫的。"肉麻兮兮地凝視,藍色的眼眸都染上Bucky的眼中的綠色"這樣可以看你看久一點。"

"嘿Steve,我想你已經看了三年,那夠久的了。"那畫面除了含情脈脈柔腸寸斷纏綿悱惻沒有更好的詞了,他記得T'challa是這樣說的。

"Bucky....那不一樣...."隊長一臉委屈,像是一隻可憐的大金毛"你知道的..."

這讓Bucky想起了八十多年前的小豆芽。那時候的隊長只是一個小豆芽,不是巨胸美國甜心,是他的小豆芽。

他會堅持著什麼,他會一臉可憐的說那不一樣,他會說,你知道的。就像跟他說你可以找我,不用自己面對那些惡霸,他說那不一樣,你知道的,然後自己調侃的說到最後還不是我出現了順便揉亂他的金髮。或者更像那時候他染上肺炎,小豆芽小心的靠在床邊,他說嘿Steve只是小病隔壁街的雜貨店兒子也感冒發燒過,他說那不一樣,你知道的。

應該更像生病那次一點。

他很開心他的小豆芽過了七十年並沒有什麼變化,他很開心他的小豆芽還記著他。

'我聽他說到Bucky我就像回到七十年前,就像我還是那個布魯克林的小伙子。'Wanda說隊長是這麼說的。

雖然造成了傷亡,他還是有點高興他的小豆芽有這樣的反應,儘管這樣很自私。

TBC(?)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藏獒蒜泥白肉🐖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找到我家親愛的❤❤❤